湘桥农业网
社会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新闻 > 正文

迪鲁瓦阿旺洛桑丹增活佛的传奇一生

迪卢瓦阿旺洛桑丹津(Diluwa Khutugtu Jamsrangjab,1884-1965年4月7日)原名扎木辛扎卜,法文名阿旺洛桑丹津,蒙古语,蒙古语扎萨克图克汗扎格得桑巴拉启功(今蒙古扎班省赛勒斯泰县)奥金巴加,第五世(不含追认)活佛杜洛德。在内蒙古近代史上,人们可能并不陌生杜洛德的胡图图这个名字。

1910年前后,杜罗依德活佛生活在一个复杂而动荡的历史时代,从19世纪末到20世纪中叶。他目睹并参与了当时内蒙古和外蒙古发生的许多重要历史事件和活动。他的经历传奇而神秘。在相关的国内文献中,他一般被称为“流亡在外的活佛”,或“国际间谍”和“间谍”。在他的祖国蒙古,直到20世纪90年代,他仍被视为“反革命”、“叛徒”和“帝国主义的走狗”。从这些矛盾的评价中,我们也可以看到复杂、曲折和不寻常的生活经历。

杜洛德胡图图于1884年(清光绪十年)出生于蒙古外蒙古扎萨克托汗部(今蒙古扎汉省西卢斯台县)的一个贫穷的牧民家庭。他的父亲叫巴什鲁(86的同音字),他的母亲叫吉姆布尔,他的姓是王古特。还有一个14岁的姐姐和一个10岁的哥哥。Zamusinzab出生于他的家乡遭受暴风雪袭击的那一年。这个五口之家只剩下20只羊、4头牛和2匹马。也许是出于上帝对这个贫穷家庭的怜悯,他们家乡那鲁班钦寺的那鲁班钦活佛和杜洛瓦活佛今年相继去世,那鲁班钦寺正在寻找新的转世。那时,人们谈论着扎穆斯扎卜出生时蒙古包里发出的奇怪的光。结果,根据宗教仪式,扎木辛扎布被列入40名精神儿童的名单。此后,寺庙会对这些精神儿童进行了近3年的调查研究。经过抽签和把成功的精神儿女交给清政府,清政府最终承认扎木辛扎布为杜洛德第五世活佛。从那时起,这个可怜的牧民儿子的命运开始经历一个重大的转折点,改变了他的生活。他成了当时在外蒙古很有名的14名高僧之一,名叫胡图图。与此同时,他也将自己的生活抛入了一个非常坎坷的命运。

迪卢阿旺洛桑丹津,1957

杜洛瓦活佛从小就有天赋,勤奋好学。在他13岁之前,他一直在向他的师父学习佛教经典、宗教仪式和礼仪。他5岁开始读藏文,6岁就能背诵藏文经文,12岁就能翻译藏文和蒙古文佛教经典。杜洛德活佛从15岁起就参与管理寺庙和其他宗教和社会活动,并从18岁起获得了与纳鲁班钦一样的主持寺庙的权利。此后,他几乎每年都往来于外蒙古西部各盟旗之间,宣讲佛教、传教,并在宗教精英、清政府官员和蒙古贵族中传播,积累了广泛而丰富的社会经验和经验。

1912年秋天,杜洛瓦的活佛去卡伦朝圣。在宣布独立的前一年,外蒙古皇帝八世哲布尊丹巴宣誓就职,以示忠诚和支持。他被授予“尔木与觉姬”的称号,以及一辆绿色的伞盖汽车和一个金色的马鞍辔。

1917年冬天,哲布尊丹巴命令杜鲁伊德活佛与马加扎布一起作为守军的喇嘛率领军队进行镇压。由于他的工作,他被授予杜洛德胡图图的称号,并获得绿色伞盖和轿子的奖励。

1920年下半年外蒙古恢复自治后,杜鲁德胡图图成为了Ulyasutai的副部长,并安抚了他在西方的副手。

1921年6月,远在外蒙古人民革命胜利之前,他就担任了乌康泰大臣。

1922年初,虽然他离开了他的职位一段时间;然而,同年10月,他被任命为乌里韦部长的助理。

1923年底,杜洛瓦的活佛辞去了他的职务,回到寺庙,将他的主要精力投入到佛教活动中

1932年4月,他参加了在洛阳举行的全国灾害会议。杜洛德活佛曾担任国民政府议员(任期为1933年1月12日至1935年1月12日)。

1939年冬天,因为据说第八届哲蚌寺已在西藏转世,杜隆德的活佛确实计划去拉萨探索它的实际情况。

1947年,先后担任国民政府蒙藏委员会委员(1942年10月24日任命)、第三届(1942.7-1945.4)、第四届(1945.4-1947.5)全国人民政治委员会主席团成员和政治委员、国民政府顾问(1947年4月18日任命)。

1947年11月,活佛杜洛瓦回到南京,国民政府所在地。

1949年2月,活佛杜洛瓦持中国护照飞往大洋彼岸的美国。他67岁了。他最初在美国巴尔的摩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外语系工作了4年,拉蒂摩尔是该系的系主任。

1949年春天,他应拉蒂莫的要求口述了自己的自传,并用古蒙古语写了《外蒙古政治回顾》。1982年在德国威斯巴登出版。1991年,蒙古学者伯颜朝戈将这本书翻译成基里巴斯语,并在乌兰巴托出版。由于这些文献和传记客观、真实、全面地反映了19世纪末20世纪初外蒙古发生的一系列重大历史事件,基于作者的亲身经历,具有很高的史料价值。

1952年,流亡美国的卡尔梅克欢迎活佛杜鲁伊德来到新泽西,在那里他们建造了美国第一座喇嘛庙,并担任该庙的贡布喇嘛,直到他去世。

1961年,当联合国讨论蒙古加入联合国的提议时,活佛杜鲁德坐在会议厅的边上。

当美国蒙古学会在1963年成立时,他去祝贺自己的疾病并成为会员。

1963年,活佛杜洛德患了胃癌。经过几次治疗后,他被推迟到1965年4月7日。他在纽约的住所去世,享年82岁。美国卡尔梅克协会下属的三座寺庙为他举行了仪式和追悼会。参加追悼会的有新泽西和费城三座喇嘛庙的僧侣,以及达赖喇嘛和蒋介石的私人代表。追悼会结束后,活佛杜洛德的部分骨灰被安葬在他亲自参与修建的新泽西达什特普林寺,一部分在活佛迪卢瓦的出生地印度,一部分将在适当的时候归还给他的家乡蒙古。

1990年5月18日,蒙古人民共和国最高法院通过了第4号决议,废除了对杜罗依德活佛的指控,并恢复了他的名誉。

1958年前后的迪卢阿旺洛桑丹津

欧文拉蒂摩尔,一位美国蒙古科学家,杜洛瓦活佛的老朋友,曾经问杜洛瓦活佛,“既然你当时的审判是公平的,你为什么不回到纳鲁班修道院,过你喜欢的平静安宁的生活?”杜洛瓦的活佛回答说:“由于革命过程是以放松和激烈的形式交替进行的,所以很难预测未来的结果。”他似乎因为害怕蒙古革命而逃离了蒙古。这种说法长期以来一直是关于杜罗依德活佛逃跑原因的一般说法。



湘桥农业网 版权所有© www.clanigu.com 技术支持:湘桥农业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