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桥农业网
日期归档
热点专题 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专题 > 正文

张诠作品展在美术文献艺术中心举行引起关注

《[长江网络新闻》(楚天都市报)(记者何军辉、记者王力)长江之水、东湖之雾、汉江之烟.如何用颠覆传统水墨的笔触来描绘?昨天在艺术文学艺术中心举行的《武汉》诠释展给观众最好的诠释。

在屏幕上,成千上万的“一”层堆积在一起,形成浓厚朦胧的水面和天空,极具视觉吸引力,漂浮的桥梁、建筑和其他建筑在薄雾中混合融化。艺术家描绘了《东湖》、《黄鹤楼》、《长江大桥》等的历史记忆。简单易懂的宣纸。

你为什么选择这些场景作为你的对象?张权说他在这个城市长大。20世纪90年代以后,随着现代化进程的加快,武汉原有的面貌逐渐模糊,一些带有历史色彩的建筑逐渐减少。他只用一支笔来制造特殊的记忆。

"其中一件作品无处不在,像历史上的尘粒一样扩散堆积,悬挂在这些古老的建筑上,创造出一种无声的力量。"艺术评论家杜云曦认为,张权的水墨颠覆了中国传统绘画中的“笔法”和“墨法”技巧,也避免了传统水墨作品中对空白的关键强调,形成了一种耐人寻味的艺术语言。

南湖新闻网:湖北日报、长江日报、长江商报等媒体也报道了张权“武汉”个人展。中国艺术界着名策展人傅晓东为展览写了前言:“时间、水和空气

谈论张权的《武汉》

傅晓东

武汉,武汉是成千上万个湖泊的首都。长江的水、东湖的雾和汉江的烟弥漫在张权童年的心中。直到今天,它仍像被风吹动的钟声一样挥之不去。云和烟将现实与雾分开,而此时内在现实汹涌澎湃。在张权的绘画中,建筑、水和桥梁都与我们的知识结构有一种断裂感。我们无法区分细节和特征。它们在云和烟中显得不真实,但同时,它们激起了另一种现实,一种隐藏在记忆中的现实,这种现实是如此模糊但又如此清晰。空气和水是最不可能改变的东西。在层层隔离下建立的凝视,世界上的一切都像长水一样变化,而照片中的轮廓成为对生命最好的凝视。这不是一个社会学的武汉,而是一个不可能的武汉,一个概念性的武汉,一个抽象的武汉。

他用一种简单到令人困惑的、居中的、二分法的、对称的构图来把人们的注意力集中在看不见的东西上。光、空气和水成为这幅画的主体。画面挂在现实面前,只有单一的笔触和反复的阴阳关系,就像禅宗的空灵。只有光、烟、雾和阴影浮动。隐约可见的桥梁、建筑和道路有时模糊,有时清晰。它们都像是在黑暗中升起并夹杂着水雾的幻觉。整个画面就像一个遥远的、朦胧的、长长的镜头,就像一个场景的抒情桥梁。一切都将发生,但什么也没有发生。

张权用钢笔无限重复地划了一笔,推翻了“水法”、“毛笔法”和“墨法”。广告黑色和研磨宿墨带来的这些非个人的黑色色调像模糊的印刷像素一样覆盖了整个画面。这种去除胶水的刷笔会在宣纸上留下明显的水渍和墨迹,营造出一种平静而稀薄的氛围,同时在过多重叠后保持粗糙的纹理感。他用这个来覆盖米有仁的《潇湘奇观图》,这是历史上最杰出的作品,充满了云彩和烟雾,优雅而天真。在文人画的早期,水墨画充满了文人的心灵,从未被“墨”和“素描”污染过。他将原比例扩大了几十倍,用画笔再次触摸到中国文人心中的正常形象,寻找多年遗失在绘画中的民族集体经历所共有的意义。

他还邀请了一些长期不习惯写作的邻居在便条纸上写下他们的名字,“胡宝珍”和“毕宗春”。这些巨大的“一”笔画隐藏在越来越浅的墨水中,模糊、随意、松散,不符合任何可验证的传统。一种来自日常的、非个人的写作,但在密集的重复中,它模糊地传达了一种历史化和神圣化的感觉。

这种对水墨的依恋和反叛来自于他早期对书法的学习和后来对当代艺术的热情。他曾经邀请一个智力迟钝的孩子控制他的手臂来完成写作。在他的新水墨画中,反智主义倾向、对本能和直觉的依赖、对形象的较少控制以及对更不理智的个人的依赖一直在继续。

张泉(张泉),男,1967年出生于武汉市,华中农业大学文法学院副教授。自1990年以来,他进行了大量的概念艺术实验,尝试了各种艺术媒体。他的作品包括水墨画、油画和多媒体。张权的水墨画与传统中国画大不相同。他只用短横线或“一”笔画作为唯一的笔触,颠覆了中国传统绘画中许多丰富的“笔触”和“墨法”技巧。同样,他回避了空白构图在传统水墨画中的重要性,将数百万张“一张”叠在一起。

Shadow -1

江汉路

东湖印象三

长江大桥

展览场地



湘桥农业网 版权所有© www.clanigu.com 技术支持:湘桥农业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