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桥农业网
日期归档
科技前沿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前沿 > 正文

河南:5000多亩“两糯一号”高粱遭遇假种子

“种子不好,因为收成不好。种子是不纯的,坑是生是死。”好种子是农民丰收的重要保证。驻马店市去年下半年发生假高粱种子案件,导致高粱减产甚至全损5000多亩,直接损失400多万元。3月12日,《河南日报》农村记者从驻马店翼城区检察院获悉,涉嫌销售高粱种子的湖南男子刘凯红已被依法起诉。

“良诺一号”是伪造的。

2014年下半年,经营种子超过30年的河南朱妍种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吴德科遭遇了一次惊心动魄的事件。在种植了他亲自联系的“圣良”牌“良糯1号”高粱种子后,专家认定是假种子,直接损失超过300万元。

2014年5月,吴德科从河南省息县丰达专业合作社李延辉购买了4110包(每包450克)的“圣良”牌“良糯1号”高粱种子,总重量为1849.5公斤。同年6月,吴德科组织人员在4110亩土地上种植了4110包“盛良”牌“良糯1号”高粱种子,全部是由研究种业公司以近300万元的价格从老百姓手中租赁的转让土地。

吴德科做梦也没想到,“两糯1号”高粱种子已经种了一个月,田间出现出苗率低、高度不均、混杂严重的现象。有些地块甚至没有幼苗和断脊。驻马店市农业局专家组现场检查、鉴定和室内检查后,被调查地块的异常种植率达到52.3%,与包装袋标明的种子纯度有显着差异。因此,种子研究行业购买的“圣良”品牌“良糯1号”高粱种子被认为是假冒伪劣种子,平均亩产77.93公斤。

驻马店价格认证中心认定驻马店种业因使用假冒伪劣“良糯1号”高粱种子造成经济损失元。当满怀怨恨的吴德科前往西县丰达种植合作社寻找代表“良糯1号”购买高粱种子的代表李延辉时,他没有想到李延辉会对“良糯1号”高粱假种子感到不安。

李延辉是一个30岁以下的年轻人。因为他一年四季都为村民出售优良的种子,所以他在当地很有名,被称为田野专家和学者。2013年11月,湖南常德的一位名叫刘凯红的男子在信阳市购买高粱时听到了李延辉的声音,并主动拜访了她。这两个人互相认识了。刘凯红向李延辉吹嘘说,她与生产“两糯一号”高粱种子的湖南盛丰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有着特殊的种子供应关系。李延辉相信这一点,并于2014年4月与刘凯红签署了一份“高粱种植回购协议”,但没有亲自访问湖南,看看刘凯红是否有资格分发种子。根据协议,李延辉向刘凯红购买了5600包高粱种子“两糯1号”,每包450克,每包45元。种子寄售到息县后,李延辉以每包55元的价格向朱妍种业有限公司出售了4110包“良糯1号”高粱种子。李延辉留下1600包供自己使用,在确山县等地承包了1600亩土地,并在这1600亩土地上种植了1600包高粱种子。

2014年6月下旬,李延辉发现她种植的“良糯1号”高粱种子生长速度为1300亩,这与作物杂交品种的一致性不符。吴德科来到李瑟娥颜回。直到那时,李延辉才明白种子质量有问题。2014年9月29日,经驻马店“良糯1号”高粱田间鉴定专家组鉴定,并经驻马店农业局种子质量监督检验站检验,李延辉“良糯1号”高粱田间种子与纯度≥93%的高粱杂交种所需种子有显着差异,平均亩产量为53.9公斤,种子质量较差。根据确山县价格中心的评估,2014年12月26日,李延辉1600亩高粱每亩损失311.9公斤,共计公斤,价值元。

假装和推断

刘凯红,今年55岁,以前是湖南省常德市鼎城区草发镇农业科学站的在职工人。在这个镇上,每个人都知道刘凯红卖种子。作为一个农业站的员工,刘凯红知道分发种子需要农业部颁发的农作物种子经营许可证,但刘凯红已经十多年没有申请销售水稻和高粱种子的种子经营许可证了。

2014年4月,刘凯红在一家电脑公司复制了450克“良诺1号”高粱种子包装袋模板,印制了个假包装袋。并组织人员将购买的“高粱种子”装入自己印制的假包装袋中,同时购买包装机、封口机、编码机等包装设备,然后批发到西县丰达种植专业合作社李延辉。

(河南日报农村版)(编辑:东闫学)



湘桥农业网 版权所有© www.clanigu.com 技术支持:湘桥农业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