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桥农业网
日期归档
国内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小村资本冯华伟:母基金偏爱“顶尖投手”,产业并购扶持“新兴超人”

这是小村资本建立的第10年,也是中国股权投资市场快速增长的第10年。

冯华伟被过去十年风投/私募股权的增长深深打动。随着风险投资从商业边缘向中心转移,行业的发展促进了公司的发展。与此同时,市场也变得非常拥挤,所有的路人和马匹都被杀来赚钱。

冯华伟的多重身份

2007年,冯华伟创立小春资本,带领团队致力于高净值私人客户及其家庭资产管理服务,成为中国最早的专业家庭办公室。

“当我开始创业时,我只是觉得中国的金融市场有机会做一些与金融相关的事情,然后我从金融投资领域的一座小山开始进入风险投资/私募股权领域。”

那时,股票投资在中国还是一个新事物,市场资金较少,单一的线性规划结构。企业融资主要依靠贷款等债务融资。对于一些保守的企业来说,股权融资被认为是出售公司,因此很难筹集资金和投资。

随着创业板设立和退出渠道的多样化,社会财富的资本化,以及国内“双创新”浪潮的推进,在过去的10年里,行业已经从个人玩家变成了“万人竞争者”。

随着市场的不断增长,高村资本已经成为一个生态投资平台,包括孵化器、风险资本母公司基金、早期风险资本、中后期私募股权投资、上市公司战略投资、产业基金管理、投资银行服务和产业孵化业务。

截至2017年5月,小春资本共设立各类私募股权基金36只,管理资产超过150亿元,投资项目和基金100多个,其中21只通过首次公开发行等方式退出。

冯华为实际上有多个身份。他是一个企业家,发起并创建了这个小村庄的首都。他是一名投资者。作为个人天使和LP,他投资了30多家企业和基金。他也是一名基金经理。

当被问及“你更喜欢这些身份中的哪一个?”冯华伟的回答简单而直接:“我更喜欢成为企业家,因为我和我的团队一起成长和发展,并且有更强的成就感。作为天使投资者和LP,一个是个人偏好。我喜欢投资一些与未来技术相关的公司。第二是交好朋友并向他们学习。总的来说,我感觉很舒服。然而,当我以企业家的身份创办小村庄资本时,我更倾向于作为一个团队战斗,给公司一个愿景、使命等。面对复杂的市场、竞争、战略管理等情况。和所有人一起,强迫自己走出团队的舒适区,颠覆旧的自我。这种感知到的变化让我感到更加满足。”

母公司基金成功模式

冯华伟明确表示,未来母公司基金和产业并购基金将成为小村庄资本的两大发展中心。

事实上,小村资本是中国最早在市场基础上运营母公司的机构之一。早在2008年,小村资本就成立了第一只母公司基金。LP主要是浙江的民营企业家,投资过史圣、戈壁和大台等基金。

2015年6月,高村资本为早期风险投资设立了风险投资母基金:高村探索者母基金一期,主要由高村自身、汤臣集团、苏宁环球、布加勒斯特制药等企业集团和家族出资。目前成立仅2年,投资了金沙江创业投资、精卫中国、丰瑞资本、云起创业投资、原始资本、熊猫资本等机构管理的基金,涵盖了莫比克、奥福、英科等250个项目,账面回报率超过2倍。

这是令冯华伟满意的结果。正如他所料,在整个股票投资行业演变的驱动下,股票母公司基金也进入了一个新阶段:该行业开始更加纵向细分,大量资金进入市场,母公司基金行业开始重组。

那么,小村庄母公司的战略和未来战略是什么?

首先,预测行业趋势。行业中的机遇不是一成不变的。过去的“风口”可能是未来的夕阳产业。因此,研究应该在未来进行,密切

“过去是360行,但现在可能是3600行,甚至行。它像山一样交织在一起,所以我们必须挖掘这个行业的人才。”同时,小村母基金团队多年的直接投资经验使他们能够准确判断全科医生,并与全科医生有更多的默契沟通。

更重要的是,高村与许多上市公司和其他工业资源之间的深厚关系也为跨国合作和退出带来了机会,如合并和收购到母公司与之合作的GP项目组合。例如,高村母公司塔塔资本(Tatai Capital)投资的基金,几年前曾投资于光通信企业苏州许闯。2017年5月,a股上市公司中国国际设备有限公司收购苏州许闯获得中国证监会批准,交易总额为28亿元。小村资本在推动这一长达一年的重组交易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冯华为透露,未来高村资本将把“母基金”作为其主要方式之一,采用“母基金孵化上市公司并购”的模式,围绕文化旅游、教育、医疗、先进制造等领域打造行业母基金,让更多上市公司加入高村母基金LP集团,为实体经济服务,培育新兴产业。

产业并购的想象

如果把国内股权投资比作足球比赛,冯华伟判断上半年就快结束了。他将中国当前的经济形势比作传统产业跨越河流的需要。“搭桥”小村庄资本的一种方式是通过母公司基金将“旧款”与顶级投手联系起来。通过行业并购资金,协助行业领导者整合上下游产业链;

同时,通过孵化,帮助传统产业自然进入新领域。

除了“母公司上市公司”,高村资本今年的另一个战略重点是工业并购基金。

目前,中国的产业转型面临许多困难。传统产业中创新思维方式和最新技术进步的渗透率仍然很低,提高渗透率的过程会带来巨大的商机。一方面,在双创新浪潮中,市场在许多领域积累了大量高质量的项目资源。另一方面,业内领先企业需要利用外部力量来促进裂变增长。这对中国M&A市场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机遇。针对中国工业市场存量过多、增量不足的现状,冯华伟认为,应以存量资本的力量来加快行业的转型发展,这是小村资本产业并购基金的来源。

事实上,M&A私募基金并不是一个新概念。早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美国M&A基金就非常独特。如今,欧美大多数上市公司都掌握在资本手中。仅在2006年,私募股权基金就参与了13%的全球并购,尤其是在黑石、KKR和凯雷等私募股权基金以数十亿和数百亿美元收购工业公司的情况下。然而,中国的M&A市场仍然非常初级,许多新形式的M&A还没有出现。从视觉上讲,未来必将迎来M&A 2.0和3.0时代。

不同于一般的金融M&A基金,M&A小村资本基金的最大特点是它与行业的深度关联。其方法是发起设立或联合合作伙伴设立一个专门的产业基金,购买被低估或需要改革的资产,运营这些资产以提高其价值,然后与小村庄的产业资源相联系。因此,这是一项长期价值投资,冯华伟称之为“M&A营运基金”。

目前,小春资本与上市公司联合设立了多项产业并购基金,包括小春华鹏转型升级产业基金、小春国际智能制造技术产业基金、小春大湖互联网健康产业投资基金、当代小春大数据产业基金。

冯华为表示,中国M&A市场未来将呈现三大趋势:第一,国内M&A基金日益结盟

下班后,冯华伟是一个科幻爱好者。他最近“评论”了美国电视剧《POI》 (《疑犯追踪》)和《FRINGE》(危机边缘)。这是两部美国老电视剧,但他认为它们是人工智能和脑神经科学领域极具想象力的代表性作品。

延伸到整个行业,冯华伟相信未来的技术一定会渗透到所有行业。这与小村资本“以服务现实产业为中心,用想象连接未来,聚焦新文化、新技术、新金融资源三个方向”的目标是一致的。

新文化:中国实际上被认为是世界文化的主要消费国。目前,很少有像《神奇动物在哪里》和《佩小姐的奇幻城堡》这样富有想象力的作品。他认为,这从另一个层面表明,文化产业的轨道足够宽,上限也足够高,因此中国的文化产业拥有富有想象力的投资和创业机会。

新技术:早在几年前,冯华伟就指出,“未来,所有业务都将成为娱乐,所有商业公司都将成为技术公司。”目前,中国工业的现状是技术渗透率很低。“许多人现在所做的与20年前的上一代没有太大不同。”如果技术真的渗透到这个行业,中国经济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向外看,新技术是导航领域,例如新材料、通信和许多其他子领域;向内看,它是大脑导航,包括虚拟现实、人工智能、人机交互和其他与想象和文化相关的领域。小村首府在这些地区也有很多布局。

新金融:金融机构使用大数据和新技术来改变商业模式的商业形式,小村庄的资本总结为新金融。小村庄资本在这方面早就有了规划,希望创造一个以股权投资为主的创新金融生态。

冯华为对中国股票投资市场充满信心。

多年来,他一直直接经历着“社会财富资本化”的过程。在社会财富资本化的过程中,投资公司的设立或对风险投资/私募股权的投资已经成为一种趋势,私人财富正在制度化。制度化与强有力的政府监管相碰撞,使财富管理更加规范和透明,并做出更加理性的决策。

“这是一件好事。金钱是明智的,会慢慢投资于一些真正有潜力的行业。”冯华伟说。

[这篇文章最初是投资界写的。网站转载必须在文章开头注明源投资社区(微信公众号:Pedaily 2012)和作者姓名。微信转载必须在文章评论区获得授权。如果出现违规行为,投资界将调查其法律责任。】

youtube.com



湘桥农业网 版权所有© www.clanigu.com 技术支持:湘桥农业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