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桥农业网
国际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中芯国际2020年的晋级试炼

现在梁梦松加入SMIC已经两年多了,成功地带领SMIC突破了14纳米的重要门槛。梁梦松没有辜负他的声誉。当然,这个功劳不仅仅属于梁梦松。

据报道,梁梦松加入SMIC后,员工每天要工作8小时,15或16小时。上班前,他们先交手机,然后下班后再拿回来。他们通常加班加点,以跟上流程,处理生产线问题。

梁梦松说这种高强度的工作方式并不是SMIC独有的,而是整个芯片代工行业的常态。可以说,先进的制造工艺是通过加班来突破的。TSMC和三星也能够分三班开发最新的制造流程。

无论如何,SMIC一万多名员工的辛勤工作和汗水是取得实际成就的基础,他们的贡献不容忽视。

此外,SMIC 2018年从ASML订购的价值1.2亿美元的EUV设备(极紫外光刻机)于2019年初成功交付,这也为SMIC 14纳米生产线的建设奠定了重要的物质基础。

根据ASML官方网站,这款价值1.2亿美元的设备可以支持高达5纳米的工艺节点的大规模生产,300毫米晶圆雕刻能力为每小时155个晶圆。

有了最先进的光刻设备的支持,可以想象核心的国际距离为12纳米、10纳米甚至7纳米的时代不会太远。

14纳米会像28纳米一样再次迟到?

许多人可能会想到SMIC 28纳米时代的经历,因此担心14纳米生产线的实际效果。事实上,没必要担心那么多。

三星和TSMC在2015年突破了14纳米,当时SMIC刚刚突破28纳米。自2016年底开始大规模生产以来,28纳米带来的收入不足一直是SMIC的一大担忧。2017年,28纳米订单占SMIC年销售额的8%,但到2018年,28纳米订单占6%。

这种困境的原因其实很简单。简而言之,其他集成电路制造厂一直在满负荷生产28纳米工艺芯片。说真的,SMIC在2017年才开始大规模接受28纳米的订单。进入市场为时已晚,因此它未能获得太多的市场份额。

到2018年,成熟的28纳米工艺已经开始出现产能过剩。2018年第三季度,TSMC表示,28纳米工艺的利用率已降至90%,第四季度下降了约10%。此时,28纳米的市场主导地位已经逐渐转移到14纳米。

毕竟,SMIC在28纳米市场已经太晚了。

从表面上看,SMIC 14纳米也非常晚,甚至和28纳米一样。TSMC在2011年实现了28纳米的大规模生产。一年后,三星也达到了28纳米的门槛。SMIC仅在2015年实现了28纳米的突破,并在2016年底进入批量生产,比TSMC晚了5年。

2015年,三星和TSMC先后实现了14纳米的大规模生产。SMIC的14纳米生产线几天前才正式投产。差距似乎仍然是五年。

从这个角度来看,担心SMIC 14纳米的实际意义似乎是合理的,但实际情况的发展不能完全由经验来判断。

14纳米正好是

SMIC的14纳米过程肯定会贡献超过28纳米的收入。有三个原因:“首先,世界主流仍然处于14纳米时代。

在当前的全球半导体市场,28纳米有过剩的产能。7纳米工艺仅用于智能手机、一些个人电脑和其他小型尖端设备。两者之间的14纳米工艺是真正的支柱,承载着市场上绝大多数中高端芯片的制造。特别是在工业、汽车、物联网等行业,它有着巨大的市场空间。从产品线的角度来看,在制造领域仍有广泛的应用空间,如高端应用/片上系统、图形处理器、矿用专用集成电路、现场可编程门阵列、汽车半导体等。

其次,14纳米仍然是世界顶级集成电路制造商的主要收入来源。

2018年,TSMC将继续在7纳米的大规模生产中处于领先地位,让TSMC的市场份额继续上升,市场主导地位变得越来越稳定。但事实上,TSMC的14/16纳米工艺仍是其收入的主要来源,目前约占总收入的25%。三星的情况类似。

此外,14纳米显然仍然是英特尔的生命线。英特尔早在2010年就实现了14纳米的大规模生产

从这些制造商目前的策略和生产能力来看,14纳米替换为7纳米肯定不如28纳米替换为14纳米快。

最重要的是,14纳米以下的工艺成本太高。

2018年,格罗方德和泰连迪安相继宣布,他们将放弃对14纳米以下制造工艺的更多投资。原因实际上是一样的,因为14纳米以下的制造工艺对铸造厂来说太昂贵了。

前面提到,CIIC从ASML订购了EUV设备,价格为1.2亿美元,而光刻机只是许多关键设备中的一种,如晶圆制造蚀刻机、光刻机、薄膜沉积设备、化学机械抛光设备、检测设备等。除了设备,高标准的工厂建设,人员工资,生产消耗品和其他项目是昂贵的。

高成本不仅是晶片生产的成本,也是芯片设计者的成本,14纳米以下工艺的成本门槛非常可怕。报告显示,仅7纳米芯片的研发就需要3亿美元的投资,而5纳米需要5.42亿美元。

目前,TSMC 7纳米的主要客户只有苹果、华为海斯、高通、联发科技和AMD5。很明显,只有苹果和华为海斯转向更先进的5纳米工艺。

事实上,每接近摩尔定律的极限一步,投资就会成倍增加。越来越少的公司能够坚持这种烧钱游戏,这是一个自然合理的结果。

资本市场的容忍度和支持度

市场对SMIC 14纳米生产线完工的反应可以说是非常积极的。

事实上,自从SMIC在其2018年第四季度财务报告中宣布第一代FinFET 14nm纳米技术已经进入客户验证阶段以来,投资者一直高度关注SMIC 14纳米工艺技术。原因是贸易摩擦可能并非没有关系。

总之,从2019年开始,SMIC的股票价格将会上升到快车道,无论SMIC的财务表现好不好,股票市场的上行拉力都会很强。

最明显的表现是在2019年8月29日,SMIC发布了2019年中期报告。财务业绩显示,2019年上半年,SMIC实现总收入100.36亿元,毛利润18.78亿元,收入和毛利润同比分别下降12%和35%。净利润为2013年以来的首次亏损,亏损989.96万元。

然而,自《中国日报》发布以来,SMIC股价在2019年9月初一直稳步上涨。截至9月中旬,SMIC被北京紫光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减持1010万股,股价上涨势头有些受挫,但很快又恢复了。

这种特殊待遇在任何金融市场都是非常罕见的,尤其是在机构众多的香港股票市场,这种特殊待遇真的可以被看作是无数恩惠的集合。

为了得到这样的待遇,在2018年7月上市之前,小米威胁要将股东的利润翻倍。上市后,截至2019年8月,小米的股价已下跌一半,该公司嫉妒得脸色发青。

除了14纳米生产线近日完工之外,SMIC开始接受华为海斯公司14纳米订单的好消息更是火上浇油,完全点燃了市场的激情。SMIC。1月15日,香港股市上涨5.57%,1月16日上涨6.11%,收于15.28港元,为2005年9月以来15年来的最高水平。

总体而言,2019年SMIC的股价上涨了74.3%。自2020年以来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股价已经上涨了约30%。许多机构保持了买入评级,股市形势看起来不错。

外部环境不容乐观。

当然,SMIC面临的外部形势非常复杂,整体环境远不如股市乐观。

2019年5月24日晚,SMIC在香港证券交易所宣布,已于2019年5月24日通知纽约证券交易所,SMIC将根据修订后的1934 《美国证券交易法》申请该公司的美国存托股票(ADS)从纽约证券交易所自动退市,并取消这些ADS及相关普通股的登记。简而言之,SMIC决定退出纽约证券交易所。

SMIC声称其退市主要是因为其在美国股票上没有获得太多资金。然而,考虑到当时美国对许多中国高科技企业实施技术禁运并不断扩大制裁范围的背景,美国的动机是

两名知情人士告诉路透社,美国的行动始于2018年,当时荷兰政府向ASML发放了向中国客户出售其最先进设备的许可证。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美国官员研究了该交易是否会被完全阻止,并与荷兰官员举行了至少四轮会谈。

路透社称,2019年7月18日,美国为该法案所做的努力达到了顶峰,也就是在SMIC从市场撤出其股票整整两个月后。据报道,美国向荷兰首相路德提供了一份关于中国收购ASML技术的潜在影响的情报报告。

一位熟悉此事的前美国政府官员表示,美国的压力似乎正在发挥作用。在白宫访问后不久,荷兰政府决定不再延长ASML的出口许可证。结果,一台价值1.5亿美元的机器没有交付给SMIC。然而,不管有没有EUV许可,ASML都希望向中国出售设备,以增加ASML在2020年在中国的销量。

不幸的是,事情的最终方向不是由ASML或SMIC决定的。作为7纳米及以下先进技术的关键设备,美国已经夺取了ASML提供的EUV,这相当于夺取了SMIC的咽喉。

中国半导体行业的好机会

据业内人士透露,上海微电子自己的国产光刻机只能用于90纳米工艺的芯片制造。EUV技术是人类科学史上的奇迹。中国光刻机领域在短期内取得突破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但是没有必要气馁。从长远来看,摩尔定律正接近物理极限,整个集成电路产业体系正面临重组的机遇。

此外,中国科学院最近也收到好消息,微电子研究所在垂直纳米环栅晶体管器件和关键技术方面取得了重大科学突破。垂直纳米环栅晶体管是集成电路的2纳米及以下技术代的主要候选器件。

从更现实的角度来看,除了SMIC,华宏半导体最近还宣布,集团的14纳米鳍场效应管工艺已经完全完成,SRAM成品率超过25%,将在2020年迅速推广。不依赖ASMLEUV,只依赖鳍式场效应管技术,这个工厂也可以制造一个14纳米的固体芯片。英特尔已经在这一点上做了完美的演示。

因此,近年来,包括2020年,国内晶圆厂的两大巨头应该可以分工合作。在培育市场的同时,SMIC将继续接受14纳米加工技术的国内订单。华虹将努力实现14纳米大规模生产,以进一步满足国内芯片需求。

SMIC已经开始引进12纳米的客户。在下一阶段,它可能会跳过10纳米,直接冲刺到7纳米,逐渐满足最先进的要求。

对于国内集成电路制造厂,尤其是SMIC,2020年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机遇。

据海关总署统计,2018年中国进口集成电路4175.69亿件,进口值3120.78亿美元。2019年1月至11月,中国进口集成电路4005.18亿件,进口值2778.62亿美元,仍占全球集成电路销售额的2/3。

也就是说,在过去的两年里,中国每年在集成电路的进口上花费了大约2万亿元。

此外,5G芯片和人工智能芯片的需求将在2019年逐渐增长。将会出现大量的5G芯片和人工智能芯片,包括寒武纪思源220和百度昆仑人工智能芯片。思远采用TSMC的16纳米工艺,昆仑芯片采用三星的14纳米工艺。这两种芯片的需求当然会在2020年进一步激增,届时类似的订单将移交给SMIC。

事实上,只要SMIC和华虹能够通过高端芯片制造的质量标准,只要国内需求缺口和需求增长的持续爆发,芯片生产多少就能卖出多少。

上游芯片设计制造商,包括华为海斯和阿里平头,在中国大陆有1300多家芯片设计制造商。除了华为海斯的麒麟高端系列外,其他芯片的工艺要求基本不超过7纳米,包括阿里2019年7月25日发布的最强的RISC-V芯片铁铉910,也是基于12纳米工艺技术。最近,SMIC的12纳米加工技术已经进入客户介绍阶段。

简而言之,SMIC在先进工艺技术方面的突破在于

文/刘匡公开号码,身份证号:刘公110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湘桥农业网 版权所有© www.clanigu.com 技术支持:湘桥农业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