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桥农业网
国际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既然有一种沉沦的音乐,就得有一种沉沦的绘画

帕斯卡尔奎格纳德(Pascal Quignard)这个名字对大多数中国读者来说相对陌生,但在法国,这个名字已经成为20世纪法国文学史上一个引人注目的存在。他属于那种知识渊博、对哲学、历史、艺术等学科有深入研究的作家。在文学创作中,他的笔法细腻轻盈,没有任何学术上的僵硬。

Quignard出生在一个有语言学研究和风琴演奏传统的家庭。他的父亲是一所公立男子高中的校长,他的母亲是一所私立高中的校长。在家庭的影响下,他很小就对语言、文学和音乐非常感兴趣。20世纪60年代,基纳德在巴黎一所大学学习哲学。当时教他的老师中有像伊曼纽尔.列维纳斯和保罗.里克尔这样的哲学家。如果我们沿着这条路走下去,奎纳德可能会成为一名大学哲学教授,但1968年的“五月风暴”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经历了这场风暴后,奎格纳德认为人们的思想“穿上了不合适的制服”。他放弃了哲学研究,投身于文学创作,很快写了第一本书《口吃的存在者》。他的许多作品都是关于艺术家的故事,比如古希腊悲剧诗人亚历山德拉(Alexandra)、16世纪法国诗人兼学者莫里斯塞弗特(Maurice Seiffert)和17世纪画家拉图尔(latour)。他们都是安静而有创造力的人。这些人物取材于真实的历史,但其中的情境和氛围是由奎格纳德用他的语言构建的。它们是虚构的、真实的、虚幻的、诗意的和哲学的。

在小说《罗马阳台》中,他讲述了毛姆孤独而不寻常的生活。当他年轻的时候,因为他强烈的爱和激情,他被对手使用亚硝酸水毁了。结果,他失去了爱人,被迫移民。流浪时,他创作了一幅黑色的画,声称既然有一种下沉的音乐,就一定有下沉的画。他创造的形象,诞生于黑暗和阴影中,和愤怒和欲望一样令人兴奋和眩晕,但却没有被世界接受。当他失明的时候,他喜欢在阳台上工作,但是在他死前,他做了一个黑白梦。

在小说《世间的每一个清晨》中,他根据两位法国低音提琴手圣科洛姆和马林马勒有限的历史资料,演绎了一个关于音乐、孤独、拒绝和等待的故事。圣科洛姆是一位才华横溢的音乐家。他一生都呆在安静偏远的农村。他不想去皇宫讨好显贵,也从未写过任何作品。在他的培养下,他的两个女儿也成了小提琴手。然而,年轻学生马林马利(Marin Malley)的来访打破了父女的隐士生活。玛拉花了几十年时间接近老人和他梦中的音乐,而老人用一生的沉默回应他。这个故事后来被拍成电影《日出时让悲伤终结》。虽然情节被改编了很多,但奎格纳德作品中曲折、辛酸和孤独的复杂感觉基本上得以保留。

在另一部作品《音乐课》中,奎格纳德从另一个角度描绘了马林马利的生活。这是一个男孩因为声音的改变而不得不陷入另一种命运的故事。奎格纳德用哲学冥想来分析声音的气味和形状,并探索声音的吸气、舔和哺乳功能。在另外两个故事中,他从声音变化的角度解释了古希腊悲剧的诞生,并围绕中国历史上的博雅和鹤城故事做了一些奇怪的梦和思考。

从某种角度来看,奎格纳德写的故事都是关于孤独的。奎格纳德大部分时间都是独自度过的。当他一岁半的时候,他已经进入了一个“孤僻”阶段,当他16岁的时候,他经历了一个更加严重的孤僻时期。小时候,他不仅有口吃的问题,还患有厌食症。他曾谈到自己童年的“自闭症”:“这种沉默无疑让我写作并走向和解:沉默地进入语言。”因此,他的孤独往往是沉默和黑暗的,这可以从他的一些作品的标题中看出,如《口吃的存在者》 《寂静的祝愿》 《留在嘴边的名称》等。毛姆在《罗马阳台》也是如此,他一生什么也没说,躲在阴影里,躲在黑白真相里。然而,这正是奎格纳德的艺术,正如毛姆所定义的那样:艺术应该反映冬天蜂蜜的一致性,雕刻跟随阴影,阴影跟随光的强度,“一切都在单一和独特的方向流动”。

//

主持此问题

杨士奇

关注音乐和诗歌

欢迎联系

ventus_anima

http://www.ngjnin.cn



湘桥农业网 版权所有© www.clanigu.com 技术支持:湘桥农业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