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桥农业网
国际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为中华崛起坦然赴死的六位英雄是谁?他们死后有怎样可悲的遭遇?

(土元网)1898年9月28日,在北京玄武门外的菜市口,六名绅士被送上刑场等待处决。这时,观众鸦雀无声,义人身上的枷锁“叮当作响”。

第一个是温德尔迪金森31岁的康有为的弟弟康任光。这时,他想大叫,嗓子发紧,说不出话来。他低下头,鲜血如彩虹般涌出。第二个是33岁的谭嗣同。谭嗣同在被砍头前喊道:“如果你想杀贼,就不能回天堂。死亡来到了它合适的地方。快,快!”第三个是23岁的徐琳,因为他是政府官员沈葆桢的孙女女婿,所以他得到了优待。他穿着官服受到惩罚,平静地死去。第四个是杨深秀,他在50岁的时候死于咽喉的紧锁之下,沉默不语。第五个是杨瑞,41岁,来自四川绵竹。他是湖广总督张之洞的学生和职员。他住在北京,向张艺谋汇报政治发展。当杨瑞下囚车时,他说,“糊涂地死去就是不满足地死去。”一道刀光闪过,脑袋落地,杨瑞血吼十多尺,委屈和愤怒,令人敬畏。最后,来自四川省抚顺市的39岁的刘光迪(音译)作为刑事事务部的官员已经任职多年,他对刑事事务部的典故非常熟悉。六个人没有被审问。按照惯例,如果囚犯从东门出来,他将被赦免,如果他从西门出来,他将被斩首。因此,囚车一从西蒙出来,他就知道这次旅行会是致命的,而另外五个人不知道他们会被带到刑场。在他被判刑之前,他喊道,“我属于死亡,我的正义已经耗尽。”刘光迪的尸体没有倒下,旁观者吓坏了。

行刑于下午3点30分开始,当刘光迪的头落地时,法界的血立刻被黄土覆盖。人群逐渐散去,太阳落在地平线上。轰轰烈烈的“百日改革”以落幕告终。自从逮捕和审判这六位先生以来,许多以前与他们关系密切的京官都保持沉默,回避了许多事情。甚至他们的亲戚和朋友也害怕牵连他们自己,这已经把他们吓出家门很多天了。当六位先生的血洒在菜市口时,那是多么可怕啊!这一天,六位先生的密友都没去。

康任光

康任光去世了,在任光慈善堂把他召集起来安葬之前,他被暴毙了两天。他把棺材抬到市郊,葬在钟毅。广东南海会馆立了一座无字碑。只有当八国联军进入北京时,才有人在石碑上刻下铭文:南海康任光墓。只有通过改革派沈竹同志的努力,他才把遗体运回家乡。沈悠没有让他死去的朋友失望。“谭嗣同”谭嗣同的遗体由浏阳会馆高级经理刘凤池收藏。谭嗣同被处死那天,刘凤池始终在场。谭嗣同被杀后,半夜用芦苇盖住谭嗣同的尸体,运回北半胡同浏阳会馆,花了62两悬铃木买了一口棺材来收尸。第二年,谭嗣同的亲戚来到北京,把他的遗体运回家乡浏阳。

徐琳

徐琳勇敢地死去,她的妻子沈阙不高兴。她想去北京收集她丈夫的尸体,但她的家人劝阻了她。徐琳的父母很早就去世了,他的叔叔和其他亲戚来到北京收集他的尸体并送回福州安葬。徐琳为福州人感到骄傲,但傻瓜们不为他骄傲。当徐琳的灵柩被运回福州时,由于福州的习俗,灵柩被暂时安放在东门地藏寺。然而,愚人聚集在一起围攻地藏寺,阻止它的棺材停在这里。此外,铁棒在炭火中烧红后被用来钻入棺材,使整个棺材穿透无数的洞。沈阙应该一个人整天呆在以泪洗面一个空闺房里,1900年4月死于南京的抑郁症。次年秋天,徐琳的岳父沈玉清和任淮阳的军队

刘俊子被捕时,四川省邻水县人、四川省矿务部长、广东省海军长官李准的父亲李雍正刚刚回到天津的家中。听到这个坏消息后,他立即回到北京为杨瑞和刘光迪处理监狱事务。他一下车,就听说从宣武门到菜市口,有六位先生从监狱里被带大。李雍正、四川华阳人和审查官乔顺南来到菜市口,为他们的死痛哭流涕。当时,谭嗣同在头部分离后死得不满意。李雍正对谭嗣同怒目而视的脑袋说:“复活了(谭嗣同的话),他头上戴着天堂的耳朵。”他说,为他闭上眼睛。李雍正和乔舒南专门为四川同胞杨瑞和刘光迪买了棺材来收集遗体,并付钱让他们的家人帮忙把棺材运回四川。(陈来)

——



湘桥农业网 版权所有© www.clanigu.com 技术支持:湘桥农业网 | 网站地图